老舊小區,何以更友好?

小暑節氣到了,天氣已經很熱。其實一年最熱的時候還在後面,小暑之後有大暑,夏至三庚是三伏。小暑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止是大暑節氣和三伏天的前奏,還有另一個少被關注的側面——一陰來姤早已到來。如火如荼的中國城鎮化雖然遠未到結束的時候,但城市内部另一股新的潮流已經開始湧動——老舊小區改造工作已即将全面展開。


重大轉變正在悄然發生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了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工作,并要求建立後續長效管理機制。老舊小區改造即刻成為熱點話題。


有人說,這是一把啟動内需的新鑰匙;有人說,這是一個投資新風口;還有人說,這代表了城市建設發展模式的轉折。各方解讀各有角度,我看到的是,會議強調的長效管理機制有着更深一層的含意。


從上世紀80年代起,北京等很多城市就相繼啟動了危舊房改造,廣東稱為“三舊”(舊廠、舊房、舊村)改造。進入21世紀,各地的城中村、邊角地、棚戶區改造成為常态。這些常被統稱為“舊城改造”或簡稱“舊改”。如果用一個詞概括一下之前的“舊改”,“救急”無疑是共同目标,因此之前的“舊改”可以說是一種階段性措施。而此次首提老舊小區改造要“推動建立長效管理機制”,顯然在目标和性質上有了重大改變,這是一個重要的信号。


具體地說,它标志着我國的城鎮建設正在進行兩個重大轉變。


1、經濟發展由擴大增量為主向優化存量提升績效為主轉變。


由于粗放的發展方式,過去的城鎮化紅利釋放并不充分,在“投資、消費、出口”拉動的“三駕馬車”中,“投資”所占比重偏大。近幾年來,中央在調整經濟結構方面的努力已初見成效,但經濟發展對投資拉動的依賴仍積重難返。因此“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老舊小區改造”的消息一發布,大家普遍認為,中央政策在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來拉動投資。這表明社會對我國經濟發展模式由增量擴張為主向存量優化為主的“轉型”敏感度不夠。


這也難怪,近二十多年來,我國經濟的主要動力是城鎮化,而城鎮化主要強調的是增量,也就是新建。為什麼強調新建?因為新建比舊改容易得多。老舊小區改造是在存量上做文章,其難度衆所周知。為什麼現在要“迎難而上”?因為城鎮化的增量紅利已經不多,尤其是在一、二線城市,龐大的存量才是新藍海。


2、投資重點“由硬到軟”的轉變。


供給側和需求側是一體兩面的關系,本應投資需求兩手抓,但目前供給側改革政策最終大多落在了投資領域。多年來,我們習慣于拿“看得見、摸得着、好操作”的“硬投入”說政績,同時,對需求側的作用理解仍停留在表面,缺乏對軟性驅動——即内在需求驅動的體現。究其根源在于,很多領導幹部受既有思維模式的束縛,對新政理解不到位,認為不搞增量無法幹出政績;社會資本也是如此,對政策理解有偏差,對老舊小區改造需求缺乏精準把握,結果導緻本應主要是“軟投入”的老舊小區改造,可能又“異化”為單純的“硬投入”。


在以往,中央提出一個諸如“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順應群衆期盼改善居住條件”這樣的目标,有關部門慣常的做法是上來就把這個目标進行肢解,“異化”為一堆數據指标,如完成了多少投資,建了多少停車樓、幼兒園、公共廁所,增加了多少養老床位、安了多少部電梯等,對于是否達到了群衆期盼卻無從落實。有些部門也會為此設計一張調查問卷,也統計一個滿意度的數據出來,領導的業績好講,總結好作,但群衆到底買不買賬,其實彼此都心知肚明。在這裡,不是說指标不好、不對,而是想提醒執行者們,不要忘了一項政策、一件事情的根本目的是什麼;指标也好,任務也罷,都隻是工具,不是根本。


中央政策的投資重點正在進行着由硬到軟、由提升供給到改善需求的方向性轉變,目的是使上級政府提出的願景和目标,傳達下去要變成真正有溫度的服務,而不再被變成一堆堆硬梆梆的設施、一個個冷冰冰的指标。但願這次各地方政府能準确理解國務院常務會議精神。


一個隐藏的真實世界


長期以來,政府管理工作有一套完善的體系。這種體系往往基于既定的不變假設,遵從某種理論的指導,演變成了配套政策、标準化流程、各種考核指标、管理模式等一套“組合拳”。執行者看到的隻是量化以後的一堆數據、幾項任務、若幹工程,卻忽視了群衆真實需求的内在差異性和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随後的各種考核與總結也是用各種指标和數據堆成的。執行者和監督管理者把假設當真實,再用這些假設的“真實”打造出一個看似看得見、摸得着、數得清,實際上卻複雜、深奧、虛幻的“數字世界”,而不知道它離群衆心裡的那個真實世界已經越來越遠。


世界原本是客觀的,但對于一個人來說,“存在即是被感知”,親身感知的世界對他才是有現實意義的。抛開未知世界先不論,客觀上人們常把自己可感知的世界人為地分割成兩個世界而不自知——一個隐性的世界、一個顯性的世界。在公共管理中,顯性世界就是公權力行使者用公共管理、經濟管理、統計數字等工具轉化後的“可視化”世界,這實際上是一個脫離現實的虛幻世界。而群衆眼中、心中的真實世界,長期被忽略,成了隐性的世界。


每年物價、工資等統計數據一出,絕大部分人都覺得自己拖了國家的後腿,不知道自己的數據又被誰“平均”了。這個顯性世界的數據已經把群衆認知的世界變得越來越扭曲。


在人類文明的初期,或許世界還是完整的,那時所有人對于世界的認知是一樣的,人們之間也就不存在這樣兩個世界的分裂與沖突。自從有了文字,有了知識的積累,逐漸就出現了兩個世界。最近百年來,可能是因為人們對科學理論的日益“沉迷”,兩個世界之間的隔閡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科學理論極大地推動了人類進步,但是人類對它的過度沉迷卻把自己的思考局限在了科學的邏輯體系之内,阻礙了人們對真實世界的感知,堪稱一種新的迷信。


随着社會學、經濟學、企業管理學、公共管理學等學科的建立,我們突然發現,世界、社會和經濟已經複雜得難以看懂了。如果我們用這些學科理論再去看老舊小區改造,恐怕又要讓老百姓如堕五裡霧中,老舊小區改造是否又要演變成莫名其妙的瞎折騰或者新一輪房價上漲也未可知。


對于兩個世界的隔閡,我曾有過一些親身體會。在下海經商之前,我曾經對西方經濟學和管理學理論進行了系統的學習,還曾在大學教管理課。到開始創業時我才發現,這些理論完全是沒用的。用這些理論看世界,就像戴了一副有色眼鏡,讓所有事物的面目都變得模糊、扭曲、變色。後來我用了很長時間丢棄這些理論,摘下有色眼鏡,才看到了真實的世界。這個世界最可愛之處是它的真實,你樂觀它就展現給你美好,你努力它就給你回報。總能看到一個真實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現代社會普遍實行義務教育,幾乎所有人都要長期接受學校教育。在學校,我們受到了過多的理論教育,以緻我們已經很大程度上失去了看到一個真實世界的本能,失去了看問題直達本質、做事情直奔解決問題而去的能力。


長效機制釋放推動兩個世界融合運行


建立老舊小區改造長效管理機制,一定要有一種持續的力量,有一個符合實際的目标,動力和目标相輔相成,讓顯性的世界無限接近隐性的世界、讓兩個世界融合運行。


列甯說,一種社會需求對社會發展的推動力超過十所大學。老舊小區改造一定要打通供給和需求對接的通道,用真實的需求和對需求真實的感知釋放持續穩定的推動力。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社會資本是老舊小區改造的重要主體。投資者有逐利的需求,居民有追求安全、便利、幸福生活的需求,兩個需求長期契合,就會形成一個持續的推動力。


制約這個持久推動力釋放的因素之一是資本和公共管理者對隐性世界的懵懂。中國曆史五千年,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傳統文化已經融入到了中國老百姓的血液中,固化在傳統民居裡,看得見摸得着的文化現象下面藏着一個龐大的隐性世界。


中國在居住環境方面的文化,更多藏在民間。我國各地的民居是極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其多樣性和内涵的豐富性舉世罕見,沒有哪種理論可以對中國民居做到普遍适用,也沒有哪種理論可以徹底地把它轉化成一個顯性的世界。


要建立一個持續穩定的長效機制,就不能太過沉迷理論,而是需要紮根基層的實踐,學會直面問題本身。老舊小區改造的關鍵是要放棄現有的分析框架,融入真實的群衆生活中。既要考慮眼前的需求,也要兼顧長遠的需求。政府也要改改文風,改掉沉迷理論的習慣,走出貪高圖大、求洋求怪、标新立異的審美誤區,多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吸收養分。


老舊小區改造的根本目的是為小區居民創造美好幸福的生活。什麼是美好和幸福?


在戰争年代,有飯吃、能活着就是美好和幸福。


在溫飽的年代,擁有“三大件”就是美好和幸福。


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在曆經了饑餓和磨難後,仍能胸懷理想,充滿希望和動力,這也是美好和幸福。


在即将實現全面小康的時代,“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是一種達到新高度美好和幸福。


中國人講求天人合一,中國人和自己的居住環境是融為一體的。人改變和營造環境,環境陶冶人的性情,滋潤人的心靈,從一個人、一家人到幾代人。中國城市老舊小區改造的目标,天然就應該是向營造一個越來越美好幸福的家而努力。


消彌兩個世界的隔閡并非遙不可及


十幾年前,我在給企業做管理咨詢時,就感覺到企業家的無奈和困惑。這種無奈和困惑的根源在于他們骨子裡藏着中國文化的基因,而意識裡卻充斥着西方的管理理念和方法,這使他們普遍有一種糾結感。對于一個企業家來說,無論請了多少大牌的咨詢機構,真正能解決困惑的并不多,企業家與咨詢機構總是“隔着一層”。隔着的這一層就是文化。


目前的公共管理和企業管理,都遇到了一個共同問題:現行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學生缺乏對中國文化深層的理解,以緻對國家、社會和企業的理解都相當片面,與真實的世界有着巨大的隔閡。具體表現就是理論很紮實,成績很優秀,具體工作不會幹。我注意到,能夠真正做出點成績的領導幹部,多數都是在基層長期鍛煉過的幹部。他們對老百姓眼裡和心裡那個真實的世界有了解、有體會,這是他們做出真成績的秘訣。


近年來,資本也好,咨詢機構也罷,很多都感覺到生意越來越難做。為什麼?因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方式在轉變,高速而粗放發展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我國經濟社會正在以一種新常态,按照新的方式穩步前進。老舊小區改造,是這一趨勢的重要體現之一。覺得生意難做隻不過因為他們還沒有适應而已,并不是經濟出了問題。


現在,我們的傳統文化正在回歸,那個久違的隐性世界正在和顯性世界靠近。這樣,要消除兩個世界的隔閡,就有希望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随着90後、00後進入職場,我們對兩個世界的看法也應該與時俱進。這些在物質很大豐富的時代成長起來的孩子,對世界、對城市的理解是非常多樣和細膩的。由于沒有了衣食之憂,擺脫了物質的束縛,他們在選擇城市的時候,常常通過實地居住、生活和工作體驗,誠實地尊重自己的内心,自由地“用腳投票”。


老舊小區改造得好,可以使城市變得可愛、生活變得美好,彌合兩個世界隔閡。


要做好老舊小區改造,還要突破主體上和機制上兩個障礙。


主體上的障礙是,相關主體的能力還各有其嚴重缺陷。政府擅長營造“四菜一湯”式的宏大空間,而缺乏對中小尺度空間的把握。企業為了最大限度地節約成本,賺取利益,會沿用工程和工業思維,以大批量模仿、複制為主,缺乏創新動力。策劃、開發、設計、施工單位血統過于單純,工程基因過于強大。工程屬于科學技術體系,而與文化基本絕緣。工程師看城市,隔着科學、理論和工程思維,戴着有色眼鏡看老舊小區的改造,很難體味居民的愛憎好惡。


以前的城市建設和舊城改造,有過政府主導,有過企業主導,有過政企合作主導,也有過建築師主導。不管哪個主體主導老舊小區改造,最多隻能做到六十分。因為他們的眼睛隻能看到一個顯性的世界,而看不到那個隐性的世界。剩下的六十分在哪裡?那個隐性的世界在哪裡?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它就在老百姓的眼裡和心裡。


不管誰主導,他們恰恰都不約而同地忽視了居民的存在。


要建立老舊小區改造長效機制,就要轉變對城市和小區的認識,要深入理解那個長期被忽略的隐性世界,因為一切的可能、一切的創新、一切的新需求,都由那個隐性的、真實的世界而生。也許在不久的将來,當人們對城市建設、居住環境有了更高、更“友好”的要求,總分提高到了一千分、一萬分,如果“硬件”還是隻能做到六十分,那和〇分又有多大區别?


小區老舊不是“問題”,“不友好”才應該是被改造的對象。建立老舊小區改造長效管理機制的關鍵在于,改造者要将兩個世界統一,把小區也當成一個生命來看,和居民充分地交流,體察居民的真實感受,苦小區人之苦,樂小區人之樂,以人為本地進行“友好”改造,才能達到天人合一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