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将形成萬億級别大市場

 随着我國城市管理進入到精細化、服務化的新階段,以及科技跨越式的進步,如果能有效解決以上問題,智慧城市行業将會形成一個萬億級别的大市場。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我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尤其是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若幹個“超級大都市”以及遍布全國的現代化城市、鄉鎮,建立起成熟的高速路網、高鐵線網、航空樞紐以及大型港口。

 基建投資:穩定經濟不可或缺的手段

 統計數據顯示,自2015年起,以地方政府債券與市場化方式實施的基礎設施投資規模急劇增加,其中2015年兩者合計約5.1萬億元;2016年、2017年達到峰值,均超過10萬億元;2018年受PPP相關政策收緊的影響,總額回落至約7.4萬億元。

 當前我國經濟仍面臨下行壓力,基礎設施建設帶來的固定資産投資,對拉動經濟、促進就業起到了巨大的帶動作用,也為GDP增長提供了動力。2018年發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闆力度的指導意見》明确提出:“堅持既不過度依賴投資也不能不要投資、防止大起大落的原則,聚焦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闆力度,進一步完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提升基礎設施供給質量,更好發揮有效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性作用,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由此可見,保持基礎設施投資仍是穩定經濟不可或缺的手段。

 但與此同時,不容回避的現實是,我國傳統基礎設施建設已經比較完善,進入“補短闆”階段,全國範圍内大規模、高強度的基建投資已成曆史,在基建投資的邊際效益趨減的情況下,傳統的“鐵公基”基礎設施投資空間已經相對有限。

 “智慧基建模式”已悄然而至

在此背景下,2018年12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确定了“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概念,即把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定義為“新型基礎設施建設”。該會議還稱,随着當前科技與互聯網技術的日新月異,新型基礎設施具有無窮的發展空間與投資潛力,将大大推動新的經濟動能和傳統實體經濟的數字化轉型,在未來一段時間為我國經濟的内生增長提供新的動力。

 “新型基礎設施”并不是一個突然出現的概念,它是智慧城市概念的外延與深化。智慧城市強調的是利用物聯網、雲計算、工業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各類通信終端融合,實現城市智慧式管理和運行。其中在2013年1月、2013年8月、2015年4月,住建部分别公布了三批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名單,累計290個城市。而實際已經開展智慧城市建設的地級以上城市、區縣數量合計已達上千個,累計投資規模超過5000億元。

 在過去10年間,雖然從2G已經跨入5G時代,科技和互聯網技術實現跨越式發展,有力推動了智慧城市行業的發展,投資規模增速也很快,但不容否認的是,作為基礎設施發展新方向的智慧城市領域,現階段投資規模有限,與傳統基礎設施相比仍然存在巨大的差距,看上去更像是個小衆領域。

 以采用PPP模式實施的基礎設施項目為例,根據财政部PPP綜合信息平台的數據,截至2019年上半年,全國入庫項目9036個,扣除掉以傳統基建為主的智慧園區項目,真正的智慧城市項目隻有113個,實際占比僅1.25%。PPP有例顯示,截至目前,全國已成交各類政企合作項目10032個,其中智慧城市項目為276個,實際占比僅2.75%。

 新基建引領下的智慧城市難在哪裡

 從以上數據可以窺見,作為基礎設施發展新方向的智慧城市領域,一方面未來發展還有巨大的潛力和空間,另一方面也暴露出當前仍然面臨着很多困難。其困難主要體現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城市管理各部門割裂,信息碎片化。目前大多數智慧城市項目主要以城市管理、政府政務、城市大數據、交通應急安防等偏管理的方向為主,政府管理和信息收集的功能遠大于為公衆提供服務。并且城市管理相關的數據在各部門間缺乏整合和共享,難以發揮智慧城市的整體效益。

 第二,缺乏成熟的盈利模式,成本大而收益小。從PPP項目的成交情況來看,大部分智慧城市項目仍以政府付費為主,缺乏經營性,即使包含少量的使用者付費,其收費難度也普遍較大,使用者的付費意願偏低,缺少收費的權利依據。這實質增加了政府的财政壓力,未來仍需探索由市場主導的可持續運營模式。

 第三,重技術而輕服務,公衆體驗感較低。很多城市地方政府将智慧城市建設視為政績,多強調信息的收集、展示,缺少針對城市管理具體問題的應用創新,缺乏解決市民和企業日常困難的服務改進,進而使市民和企業難以感受到智慧城市的存在。

 以上三方面的困難嚴重制約着現階段智慧城市行業的發展,如何有效解決這些難題,是未來智慧城市行業持續前進的關鍵。

 智慧城市:城市基礎設施發展的新方向

随着我國城市管理進入到精細化、服務化的新階段,以及科技跨越式的進步,如果能有效解決以上問題,智慧城市行業将會形成一個萬億級别的大市場。為此,我們進行了深入了解,并做出了以下思考:

 第一,引入企業參與智慧城市的建設投資已經成為必然選擇。不同于傳統基建,智慧城市建設是一項科技含量高的複雜性、系統性工程,且資金需求大,傳統的政府自建自營模式已經遠不能滿足投資需求,引入企業解決技術和資金問題将是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

 第二,通過市場機制挖掘城市管理真實的需求。很多地方的智慧城市項目,都是政府一方規劃出來的,缺乏市場化的驗證,最終脫離市場需求很可能成為擺設,因此我們認為優質的智慧城市項目,應該從城市真實需求出發,站在市場的角度予以挖掘。

 第三,地方政府在智慧城市建設中要勇于擔當、主動作為。城市管理說到底還是政府的職責,因此地方政府的角色不可缺位,不可全盤推給企業,例如所獲取數據的使用、保證長期可持續的運營、知識産權的認定、對企業收費權益的保障、民生服務目标的實現等方面都離不開政企雙方的協商與合作。

 在5G技術的支撐下,萬物互聯的時代已到來,政府進行城市管理的技術手段與工具平台都将煥然一新,而智慧城市的建設将成為核心抓手,引領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新方向。

 (陳非遲,以太坊行情最新副總經理,湖南、河北等省PPP專家庫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