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建投資領域:看現在 思未來

有人說,2019年是變局的一年,而2020年是挑戰常在,希望常在。

 

從國際上看,2019年大國博弈明顯升溫,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各國人民負重前行。面對變局“大家也在尋找新的替代方案和出路”。而中國理念、中國方案、中國貢獻,作為全球發展的重要力量之一,一直在變局中引領方向。

 

截至目前,一場疫情蔓延了衆多國家,如何化解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保持經濟社會平穩有序發展是關鍵。

 

2020年作為我國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經濟增長的關鍵在哪裡?誰将成為提振社會經濟的重要手段?新形勢下,城鎮化投融資主要手段是什麼,将形成怎樣的體系?

 

相關企業和投資機構想對上述問題有所把控,就需要更全面、更透徹的了解我國之前經濟發展的“曆史”以及城建領域的投資發展狀況,才能更好的為2020年的發展規劃“探清路”。

 

日前,由中國投資協會聯合我公司(以太坊行情最新)共同發布的《2019城建投資領域發展報告暨2020年投資展望》(以下簡稱《報告》)中有部分内容,就對2019年及過去5年城建領域整體的投資形式做了全面回顧,并用詳實的數據結合相關政策及其他市場因素進行了分析和研究。以期讓相關行業領域的企業和機構對過去有更清晰準确的認識。

 

城市發展投資領域中的那些重大變化

 

 2019年我國的城市發展投資領域發生了非常重要的變化,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

 

投融資體制格局。我國的投資體制的格局基本确立。以地方政府債為主導,以PPP為代表的市場化投資模式為輔,城投公司市場化經營轉型為載體的投融資體制格局基本确立。這種格局會在未來較長的時間内得到延續。

 

地方政府債。地方政府債成為了當前基礎設施投融資的主要形式,将是政府影響基礎設施領域的主要手段。

 

市場化投資。以PPP為主要形式的市場化投資經過過去幾年的發展,已經逐步狹義化、規範化,将在特定行業領域發揮作用。

 

投資企業。2019年,央企和地方的國有企業成為了市場化投資領域的主力軍。民營企業在基建領域的投資規模大幅收縮,并大量的引入國有資本,轉變成混合所有制企業。

 

行業領域。市政公用行業重新成為市場化的投資熱點。央企重點布局城市綜合開發及城市綜合運營領域。

 

為了讓大家更為客觀的了解2019年的城建投資市場的狀況。《報告》結合各大部委發布的權威數據以及“PPP有例”數據平台的數據,進行了全面的分析。

 

數說:城市發展領域的投資市場

 

通過數據可以看出,2019年在控負債和保增長的兩種力量下,固定資産投資和基礎設施投資呈現前高後低态勢,整體穩中有降。


110.jpg

 

在研究數據中,我們将城市發展領域的投資、融資渠道簡單的分為兩類:一類是地方政府債;一類是以PPP為主的市場化融資方式。

 

通過最近5年的數據可以了解到,2018年開始,以PPP為代表的市場化投資項目規模回落到了地方政府債的規模以下。由于地方政府債發行的周期相對較短,資金到位較快,從渠道上看,地方政府債要比市場化投資項目起到的作用會更大,并成為了城市建設融資的主要渠道。

 

2019年這樣的趨勢并沒有發生逆轉,而是得到了強化,從市場規模上可以看到這一投資格局。

 

22.jpg


在市場化投資領域中,我們将其分為PPP模式和類PPP模式。PPP模式是以目前财政部的PPP定義為準,事實上這類項目是狹義的PPP項目;而以特許經營、ABO或者其他一些創新方式為代表的,且同樣能夠體現政府與企業合作的模式,我們稱之為類PPP模式。

 

在市場規模上看,PPP模式在2017年達到高峰以後,2018-2019年有了快速的下滑。在投資數量上,2019年比2018年大概下滑了40%;在投資規模上,大概下滑了20%左右。而類PPP項目的趨勢有所不同,2019年類PPP的規模比2018年有了更高的提升。這說明市場在政策的擠壓之下,狹義的PPP概念無法真正滿足地方政府各種類型投資項目的需求,而對于模式的創新,政府市場仍然存在比較強烈的發展訴求。但由于政策的支持度不夠,這類項目目前也還處在市場的從屬地位。

 

從區域上劃分來看,2018年和2019年PPP成交規模的核心區域主要在四川、雲南、山東、山西等省份。這些省份與2017、2018年的高峰省份已有所區别。這與城市化的需求和政策引導有比較密切的關系。

 

而類PPP項目在我國的中部地區和相對發達地區實施的比較多。這也體現了創新與基建的投資需求有關,同時,企業創新也與政府支付能力、城市發展能力有密切的關系。

 

由此也體現了投資企業的偏好:在不發達地區,企業更加追求項目的規範性;在發達地區則采用一定的創新模式,尋求新的投資途徑。

 

從投資企業參與類型看,以牽頭方作為統計口徑的數據顯示,2019年,民營企業市場投資份額大幅下滑,市場份額從30%下滑到現在的15%以下;以地方國有企業和央企為主導的項目市場規模大幅增長,總體占比達到85%以上。

 

這與2017年底開始,國家對PPP的規範、控負債和各類清庫政策有關,使民營企業在參與PPP市場受到了很大影響。同時,與行業領域的變化及政策規制,都有非常密切的關系。


33.jpg

 

從行業角度看,交通運輸行業在市場化投資項目成交規模排名第一,這與我國的大交通戰略有很大關系,且項目單體投資規模也相對較大。而從成交項目數量看,市政公用事業獨占鳌頭,成交項目超過400個。

 

這種變化主要受《關于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規範發展的實施意見》即“10号文”的影響。10号文指出不再支持非經營項目做PPP,主要鼓勵有經營收益的項目以PPP模式來實施。但有經營收益且帶有公益屬性的項目,主要分布在傳統的市政公用行業,導緻目前有收費基礎的水電氣熱等傳統式的供應項目,重新回到了行業排名首位。市場成交結構與2018年相比有明顯差異。2018年市政、路橋這類非經營項目占絕對主導地位。

 

目前PPP市場結構,與10年前以特許經營為主導的市場結構非常類似。在特許經營時代,項目主要分為經營及非經營項目,其中市政公用類項目主要為經營性項目,以BOT特許經營的方式操作;而非經營項目,大部分以BT方式來操作。

 

在PPP推廣之初,相對比較廣義,大量的傳統BT項目受政策因素影響也進入了PPP領域,以PPP模式來實施。在10号文以後,市政公用這種傳統标準的BOT項目,或是相對比較标準的傳統特許經營項目,重新回到了PPP領域第一位。

 

另外,PPP被狹義化之後,帶來了兩個不同的影響:從正面的角度看,對于市政公用這類當前主流的PPP項目,在運作上,政企雙方都有超過20年的實踐經驗,其标準化程度、操作速度、成功率都比之前要更高。從負面角度看,行業擴展創新力有所下降。二級行業也可以看到同樣的特征,其中給排水項目成交數量最多。這與一級行業特征有非常強的關聯性。

 

解析基建市場的六大特征


通過上述分析可以得知,2019年我國的基礎設施投資市場主要呈現六大特征:

 

一、在對固定資産有效性評估及控負債的政策環境下,全年固定資産投資市場表現“穩”字為主,增速放緩。

 

二、地方政府債券無論從政策引導上,還是實際的市場規模上,已經成為當前基建領域政府融資的主渠道,未來也會成為影響基礎設施投資規模的核心因素。以PPP代表的市場化融資渠道,在2017年後逐漸趨穩。

 

三、從市場化投資分布看,PPP仍然是市場化融資渠道的主流方式,各種類PPP項目随着城市化的發展建設需求,維持了原有的規模,并在未來5年内,仍然會在市場化融資渠道裡面占有一席之地。但随着城市化尾聲的到來,可能會慢慢退出市場。

 

四、從地域分布看,地方政府債券的發行仍然遵循了量入為出的基本原則。即“經濟基礎越好,發行規模越大”。東部沿海省份保持了領先的規模。從市場化投資規模看,受“一帶一路”等區域融合政策的影響,四川、重慶等中部核心省份成為主要增長點。

 

五、在行業分布上,受10号文影響,狹義的PPP主要聚焦于污水、垃圾處理等市政公用行業,項目數量獨占鳌頭。

 

 六、社會資本類型上,以牽頭方作為統計口徑,民營資本在市場化投資中規模縮減,地方國企異軍突起,央企維持主導态勢。

 

總結過去是為了更好的面對未來。在2019年這樣的格局下,加之今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成了突襲衆多國家經濟的黑天鵝。有經濟學學者坦言,目前對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的影響無法預估。但可以預見,2020年我國的基建投資仍然會是提振經濟的重要手段。

 

下期内容,我們将以此為基礎,重點圍繞城建領域“2020年投資格局研判”展開,敬請期待。